首页 > 悦读 > 正文

梅尧臣《陶者》赏析

陶尽门前土,

屋上无片瓦。

十指不沾泥,

鳞鳞居大厦。

一、简介作者及有关他的几个故事。

梅尧臣(1002年5月31日~1060年5月27日),字圣俞,宣州宣城(今?#19981;?#30465;宣城市宣州区)人。由于欧阳修的推荐,做过尚书都官员外郎这样的官。他少年时就善于写诗,与苏?#36766;?#40784;名,人称“苏梅”,又与欧阳修并称“欧梅”。梅尧臣是北宋著名现实主义诗人,他作诗主张平淡,反对?#31508;?#37027;种脱离实际而片面追求华丽辞藻的文风。他的诗通俗易懂,简练朴素,能从多方面反映社会生活。比如,《陶者》这首诗意在揭露封建社会统治者不?#25237;?#33719;的本质,反映劳动人民的?#37096;唷?#25105;们知道古代写这类作品的诗人不少,但以陶者(烧窑工人)与统治者作对比的作品,还是罕见的。它使读者得知贫苦民众遍?#20960;?#31181;行业,到处?#38469;恰?#36825;可以看出,他的诗不仅在反映劳动民众?#37096;?#30340;内容方面有所拓展,而且在形式上也不落窠?#30465;O旅?#20877;补写两个小故事。

1.梅尧臣不巴结有权势者。

梅尧臣出身农家,?#36164;?#23478;贫。但他酷爱读书,十六岁时,就参加乡试(省一级的?#38469;裕?#34429;然未被录取,但也不去走什么后门。后来由于他的诗文极好,受到?#31508;?#19981;少人的重视。比如,他曾受到宋?#39318;諢实?#30340;召试,赐他同进士出身,当了太常博士;还得到欧阳修的推荐。即使这样,他在京任职时,足迹也“不登权门”。按理说,他应该主动拜访?#31508;?#25285;任京兆尹的欧阳修,但他不愿前往其家,倒是欧阳修等名人常?#20174;?#20182;会晤。

2.梅尧臣也应是《新唐书》的编写者。

大家知道唐书有《旧唐书》与《新唐书》两种。由于发现《旧唐书》?#31508;?#19981;少应有的材料,所以宋?#39318;?#26102;,就责成宋祁与欧阳修等人编写《新唐书》。其实,梅尧臣曾上奏自著的《唐载纪》二十六卷,对旧史的缺漏错误有多处补充与纠正,所以宋?#39318;?#23601;命他也参与修撰《新唐书》。可是,1060年京城爆发?#23435;?#30123;,梅尧臣不幸染病,结果与同年病逝,享年五十九岁。此时《新唐书》已经修成,但梅尧臣还未来得及把?#32422;?#20889;的呈给?#39318;?#30343;上。后来为了酬答他的功绩,?#39318;?#25552;拔他的一个儿子当了官。

二、部分?#35270;?#27880;释:

1.陶者:烧制陶器的人,即烧瓦工人。

2.无片瓦?#22909;?#26377;一片瓦。

3.鳞鳞:形容屋瓦如鱼鳞一样排?#23567;?/p>

4.大厦:指高大的屋子。

三、赏析这首诗。

首先,这首诗在内容上独辟蹊径。

历代诗人写过成千上万首同情劳动者、揭露社会不平等的作品,但就其所涉及之范围与劳动者的类型来看,多限于贫苦的农人、市民与底层女子?#21462;?#31508;者所熟悉的唐宋诗?#25163;校?#22914;唐代诗人李绅的《悯农》、白居易的《杜陵叟》、秦韬玉的《贫女》,还有宋代诗人张俞的《蚕?#23613;?#31561;,他们所描写的底层劳动者类?#25237;?#22914;上述。倒是有一首《石灰吟》,涉及到烧石灰者,但其用意也只在于比喻作者的品格,而不在于描写劳作之艰辛;而且,此诗是明代于谦的作品,?#20174;凇?#38518;者?#20998;?#21518;。所以,说梅尧臣这首诗在内容上独辟蹊径,恐怕不算过分。

其次,?#26469;?#22810;层次包孕对比手法。

“多层次包孕对比手法”指的是第一层对比中包含有第二层对比,而第二层对比中又包含有第三层对?#21462;?#35831;看《陶者》这首诗是不是这样。

第一个层次的对比:前两句与后两句形成对?#21462;?#21069;两句是“陶尽门前土,屋上无片瓦”,后两句是“十指不沾泥,鳞鳞居大厦”。这个层次的对比,说明创造房子的劳动者住的是破屋子,而连?#31181;?#37117;不动的人反而住的是高楼大厦。

第二个层次的对比:第一句的“陶尽门前土”与第二句的“屋上无片瓦”构成对比;第三句的“十指不沾泥”与第四句的“鳞鳞居大厦”构成对?#21462;!?#38518;尽门前土?#31508;?#35828;劳动之艰辛,而如此艰辛的人,却住着“屋上无片瓦”的房子;这岂不是付出的太多太多,得到的太少太少吗?“十指不沾泥?#31508;?#35828;?#36824;?#20154;家游手好闲,“鳞鳞居大厦?#31508;?#35828;他们的坐享其成。诗人告诉世人的是:这个世道是多么的不公道!

第三个层次的对比:第一句的“陶尽门前土”与第三句的“十指不沾泥”构成对比,第二句的“屋上无片瓦”与第四句的“鳞鳞居大厦”构成对?#21462;?#19968;、三两句的对比,是诗人有意让读者看看劳动者的手是什么样的,再看看?#36824;?#32773;的手又是怎样的:前者是满手厚茧,像松树皮一样,处处是裂口;而后者是白白净净,润泽得有如凝脂一般。二、四两句的对比,诗人又是有意让读者得知造瓦的陶者的房上连一片瓦都没有,而不知瓦从何来的?#36824;?#32773;却住的是美?#32622;?#22850;的高楼大厦。这就进一步揭示了封建社会统治者不?#25237;?#33719;的本质,反映了劳动人民的?#37096;?#19982;诗人爱憎?#32622;?#30340;情?#23567;?/p>

这大概就是多层次包孕对比手法的特殊作用吧?

最后,炼字与夸张兼用的手法。

这里只举“陶尽门前土”中的“尽”字与“屋上无片瓦”中的“瓦”为例,加以分析。

1.毫无疑问,“门前土?#31508;?#19981;可能烧尽(注意:这句诗中的“陶”字是烧灼的意?#36857;?#28903;得一点不剩的;但诗人用了“尽”字,就写出陶者不仅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烧瓦上,而且为此竭尽了所有的力量。于是,读者会想到:陶者的汗水与心血全都耗干了,可他们得到的是什么呢?这是无声的控诉,这是无奈的泪水!

2.“瓦”字用得极其巧妙。瓦,本来是陶者烧出来的;而烧瓦人的房上却“无片瓦”。这粗看起来,是不折不扣的夸张;但细细想想,就又觉得这不是夸张。为什么?君不见好多烧瓦的工人住的?#38469;?#22303;坯房或草房吗?而土坯房或草房不要说一片瓦,连半片也没有呀!你看,这叫什么世道!?

读了梅尧臣的这首诗,我们不禁想到了陕西民谣:“泥瓦?#24120;?#20303;草房;纺织娘,没衣裳;卖盐的,喝淡汤;种田的,?#24742;?#31968;;炒菜的,光闻香;编席的,睡光炕;做棺材的死路上。”

笔者也由此想到梅尧臣的文风:提倡简约平淡,反对脱离实际,反对追求华丽辞藻。应该说,《陶者》这首诗就是这种文风的生动体现。(李淑章)

[责任编辑:何娟]

版权声明

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正北方网"、"北方新报"、"内蒙古日报社"、"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?#32479;?#24207;等作品,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?#34892;?#24335;的?#30053;亍?#36716;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正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?#24895;?#36131;。

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?#25285;员?#21457;放稿费。

正北方网联系方式:电话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内蒙古